侠盗高翔 - 第五十五章 与世隔绝 我老婆是妖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思︿路︿客 〝siluke〞info 更新最快的,无弹窗!

    许仙用微凉的湖水请扑着她失血的面钾「卤臼樽羁 记准柑烨埃ё潘业搅苏馄淮蟮穆讨蕖K涣扇说奶镒分鹱乓宦废蛭鳎蛔跃醣憬肓松衬?br />

    那天,当他从痛苦的梦境中醒过来时,发现一只野狼正在**地啃着他的小腿。就在他将它一脚踹得远远的,却意外地感觉到了胸前的起伏。

    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去,却发现怀中那满身泥污的人儿正在微弱地呼吸。

    狂喜过后,他不得不面对如今的困境。他的妻子还在生死线上挣扎着,而追兵却在附近徘徊。更要命的是,他不zhidao自己在什么地方,该向哪里逃。

    他检查了自己,体内一片空虚,连zuihou一丝liliang都不知所踪了。而她,他无法作出查探,只zhidao她非常非常虚弱,而那枝该死的箭,谢天谢地,昏迷前的翻滚竟没令它整个扎进去。

    他不敢随意处理她的伤口,驮着她几乎是爬出了这片湿地。辨明方向,权衡一番后,决定向西逃去。

    几天的沙漠之旅不但令他筋疲力尽,更使她的伤口有恶化的趋向。直到数rì前他找到了这片绿洲,才敢着手清洗她的伤口和她的身体,在小范围内找一些药草,对她进行有效的治疗……而这期间,她一直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,她的收口已经结痂并不再流血——拔箭之后有一段sudu,她的伤口会不定期地裂开。他用那枝被他诅咒过无数次的箭在周围挖了不深但很宽的壕沟,并用绿洲为数不多的树枝做了陷阱。他们实在是太虚弱了,随便几只到小湖边喝水的野兽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她发着低烧,他只好不停地用冷水为她降温。轻轻探了探她的额头,他深深一叹,心中不知是怜惜多些,还是苦楚多些。印象中,她是第二次受这么重的伤。上一次自己尚有能力救她,这一次,却只能靠他一向看不起的天命了。

    稍稍偏过头,他注视着水中自己的倒影。若说从前自己只有身体技能像个死人,zhandou自己看起来,就完完全全是个死人了。散乱纠结的头发,呆瞪无神的两眼,惨青sè的脸。灰败的肌肤,满是干泥污迹的衣服,确是形如鬼怪。他这才想起,自己不知多少天没有洗过澡了。

    “莫要她醒来吓坏了她。”他这么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他又摸了摸她的额头,觉得似乎没有那么烫手了。又看了看四周——周围一片寂静,似乎不会有什么野兽突然quanbu的样子,陷阱也都还完好,如果追兵quanbu,他会发现的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连衣服也不脱,向湖中心走了过去。到了水深的地方,他深吸一口气,一个猛子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他潜下去的,白素贞刚刚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绿洲的苍翠和沙漠天空特有的浑浊令她疑惑:这是什么地方?还是说她仍在梦中?

    周围一片寂静,她靠在一块大石上,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小湖,湖心荡过来一层层的涟漪,她仿佛身处一个无声的幻境,优美却令人不安。

    她感到一阵疼痛。bucuo,她的胸口有一处箭伤,但那伤口经过了jīng心的处理,用她自己的衣裙细细地包扎起来。她的脸上一片湿润,似乎刚才被水扑过的样子。身侧的软泥上还有一个浅浅的痕迹,仿佛不久前还有谁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她没来由感到一阵害怕:“相公,相公!”她轻声呼唤,可天地间仿佛只剩了她一人,那撕破沉寂的呼声虽轻,却令她心惊。

    相公,你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再叫出声,却在心中千百遍地呼唤,希望他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就在她呼唤了不知几百遍的,湖面的平静忽被打破,有什么东西自水下冒了出来。她吓了一跳,奋力翻到了石头后,向湖心

    看去。虽然这一下动作扯痛了她的伤口,但她却忍不住轻松地笑了起来。因为她发现那“东西”并不是什么怪物,正是此刻她在思念的人。

    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了,为她包扎伤口,刚才还坐在一旁的人,自然是他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侧过身子,防止压迫伤口,一面向湖中窥视着。

    嘻嘻,偷看他洗澡,这还是第一次呢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什么都看不到嘛,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那么喜欢偷窥。

    眼看他在水中扑腾良久,向这边游了过来。她的心中突然有乐意个顽皮的主意,她转了转眼珠子,露出动人的坏笑。

    乍一入水,许仙就jīng神一振。虽已无法从水中汲取能量,但一次清爽的沐浴仍使他愉悦。

    在水中潜游几个来回后,他冒出头来,搓净了身上的泥污,像小孩子一样玩了一会儿水后,向岸边游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如遭雷殛,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刚才下水的地方,那块大石上,本该有个白sè的身影依靠着。可他极目望去,周围空荡荡一片,又何来什么人影?

    他想大叫,嗓子却突然嘶哑了。他摇摇晃晃地向前跑着,扑到石头边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白素贞会从自己的shijie里消失。他在心中不断地重复一句话:“她不见了。她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传来的沙沙轻响,接着一双小手蒙住了他的眼睛,一个声音温柔地道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许仙心中狂震,是她,是她吗?!

    他不敢回过头,生怕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。

    他感到一具柔软的躯体从背后抱住了他:“你这个样子,叫我怎能放心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艰难地回身,紧紧将她拥住:“你没有消失,太、太好了!”

    白素贞轻轻抚摩着他的黑发,原本她想多吓吓他,但看他着急的样子,便不忍了。

    他脆弱的样子,可真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正想着,忽地“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却是许仙在她腰上轻挠几下。

    “捉弄我。”他恨恨地向她“进攻”,眼角犹挂着泪珠。

    “没、我没有……呵,不敢了,不、不敢了!”她倒下身,“咯咯”直笑。

    他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她突然轻呼一声,按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了?”他立马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“伤口好痛。”她哭着脸,其实是有那么点麻痒啦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伸手要扒她衣服,却被她拍下狼爪。他苦了脸:“看看都不行么?”

    她抱着他,眼珠子转了转,笑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,整整三天。

    他们在小小的绿洲里尽情嬉戏,忘了追兵,忘了国家,忘了种族,忘了亲友,只记得彼此和快乐。

    他们在树上搭了一座小屋,在屋里休息,感受彼此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们在小湖中玩水,像鱼儿一样畅游、追赶。

    他们在绿洲的边缘看rì出和rì落,感受那新生的兴奋和失去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过着与世隔绝的rì子。

    许仙躺在她的膝上,望着晴朗无云的天空。白素贞一手枕在他头下,一手轻轻为他理着衣襟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他伸出手,对着阳光反复照着。

    白素贞低垂着眼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:“谁说的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第几天了?”他用最平淡的声音问了一个仿佛最平常不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八十一……咦?!你——”她娇躯一颤,想不到他会说出自己一直在想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八十一天之期到了吗……bucuo,我还能看看今天的rì落。”许仙淡定的笑容刺痛了她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她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许仙突然翻身跃起,向

    前冲了几步,以一个极漂亮的姿势钻入水中。

    她茫然站在水边,看着他从湖中心冒出头来,向她挥了挥手:“来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也跃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对水,她从不陌生。或许从她出生起就站在面前对她微笑的那个叫水的男人,注定了他对水永远都难以释怀的牵挂。

    在冰凉的水中向前游去,她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管他的呢,哪怕只剩几个时辰,自己还是在他身边的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,够了……她听到他在她脑海里说。

    她投入他温暖的怀抱,哪怕zhidao过了今天,这个怀抱将属于死神。

    够了。

    飞蛾扑火,求的不正是这一刻的灿烂吗?

    够了……

    许仙,我还想和你一起看rì出。

    我不会离开的,素贞,只要你想我,我就在。

    一直想你,你就永远不会走吗?

    嗯,永远。

    抬起头,轻轻吻住了他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你的承诺……

    他紧紧拥着她,想将她融入自己的血肉,又或者自己,他也不zhidao。

    你是我在这世上,唯一的不舍。

    她缓缓闭上眼,水中顿时升起两朵红云。这是,她的……血泪?

    苍天啊,如果你也有情,你会不会哭呢?

    思︽路︽客 ~siluke~info 更新最快的,无弹窗!

    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